搜索
期货配资 配资门户 黄金期货配资 痛泣鸣冤,自己的砖厂被霸占且替人背债
查看: 170|回复: 1
go

痛泣鸣冤,自己的砖厂被霸占且替人背债

Rank: 4Rank: 4

发表于 2014-2-24 14:19 |显示全部帖子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我们是广西富川期货配资百姓红砖厂个体户邓智萍的家属,邓智萍在自己的砖厂拉电闸,被公安局逮捕,并在今年1月底被检察院起诉构成“破坏生产经营罪”,这真是天大的冤案! 本案的真相是:邓智萍一手创办的“百姓红砖厂”被吕桂花以投资合作名义霸占,邓智萍被赶出砖厂,现在砖厂赚钱与她无份,而经营中欠债法院却判决邓智萍也要还钱,迫于无奈,邓智萍和亲属一起到砖厂说理,吕桂花不跟她说理,她就拉掉电闸,这样,在自己的砖厂,邓智萍被公安局抓起来,罪名是“破坏生产经营罪”。 邓智萍是在富川期货配资人民法院大院内,被富川期货配资公安局逮捕的。当时,法院通知她去领一份民事案件判决书,同时法院也通知让公安局来抓人。如此法院,让人寒心。 全案事实经过如下: 一、创办砖厂,吸引投资 2007年5月,邓智萍在广西富川期货配资创办“百姓红砖厂”,并取得采矿许可证,用页岩烧制红砖。工商登记为个体户。 2010年10月,砖厂投产3年多,形成了成熟而完整的生产线,但由于场地不够,生产砖坯不能晾晒而影响产量。为了扩大生产规模,邓智萍引进了新的投资者:吕桂花。 邓智萍与吕桂花签订了《富川期货配资百姓红砖厂合同协议书》,合同期限为2010—2026年,合同约定:1,邓把法人代表变更为吕桂花;2,吕桂花投资50万元给邓周转及建厂,生产后所得利润由吕桂花收满50万元后,利润均分;3,合同期内设备共同共有,购买新设备或出售设备须经双方同意;4,砖厂生产成品砖,3年内由邓智萍销售。 二、发生纠纷,砖厂被占 吕桂花进驻百姓砖厂后,仗着周转资金全部在自己手上,欺负邓智萍缺少资金没有话语权,煽动砖厂员工以不让邓智萍在厂里吃饭、住宿、谁听邓智萍的话就不发工资等多种方式排挤、隔离邓智萍,邓智萍多次与吕桂花协商都遭无理推搪,也多次找到朝东期货配资司法所工作人员寻求帮助,均没有结果,多次被告知要等待司法所的调解;期间,邓智萍经常发短信、打电话找吕桂花协商共同管理事宜,均被无理拒绝。 吕桂花还四处公开宣称,这砖厂就是她的了,跟邓智萍没有份的了。 约定投资50万元,但吕桂花实际支付投资款仅有18万元,后来法院将她各种支出均算成是合同约定投资,也只算到33万元,还剩下17万元,直到如今,也没有履行完毕。 三、起诉解除合同,法院判决:合同有效,继续履行 邓智萍砖厂被霸占,也没有拿到转让费,无奈之下,在2012年5月向吕桂花正式提出解除合同。随后,邓智萍又向富川期货配资法院起诉解除合同。解除合同理由为:时隔一年多,吕桂花严重违反约定,仅投资18万元,离50万元投资相差甚远。 富川期货配资法院一审判决认为:合同有效,而吕桂花也进行了部分投资,未构成根本性违约。因此判决双方应继续履行合同。 邓智萍不服,向贺州期货配资中级法院提出上诉。2012年12月,贺州期货配资中院驳回上诉,维持原判。在这两份判决书中,同时将吕桂花的各种其他投入也算做是“投资”,总计算到了33万元。 这份判决书,将邓智萍被迫离开砖厂,认定为“因个人原因离开砖厂”,这为后面更多的争议埋下了伏笔。 四、起诉履行合同,法院判决:吕桂花不必履行 既然富川、贺州两级法院都以判决书做了认定,认为合同有效,并应当继续履行。邓智萍便找吕桂花协商继续履行剩余的17万元——实际上,应履行款远不止17万元,但是法院做出了裁决,邓智萍打落牙齿往肚吞,只好认了这个数字。 但即便如此,吕桂花也拒绝履行余款。无奈之下,邓智萍只好又上法院,希望吕桂花交付剩余的17万元投资款,并按照合同约定,让她也同时参与进生产经营。 2013年12月27日,富川期货配资法院做出一审判决,认为双方是合伙,而现在合伙关系没有终止,因此不能分割析产,因此,吕桂花不必履行补齐50万元投资款的义务。在这个判决书下达时,邓智萍已经身陷囹圄,连上诉的权利都被剥夺了。 同在2013年,吕桂花也向法院起诉,要求邓智萍履行合同义务,将百姓砖厂法定代表人变更为吕桂花。富川期货配资法院又做出判决:邓智萍应当履行合同,将法定代表人变更为吕桂花。 总而言之,以上官司,吕桂花不必履行出资义务,而邓智萍却必须履行转让义务。无论法院将判决书做的多么滴水不漏,但是明眼人一看便知,这明显是在偏帮吕桂花,帮她完成霸占砖厂的最后一步。 五、砖厂易主,还要替人还债 2010年签订合同,2011年之后,砖厂都被吕桂花一手遮天,一手控制,她还曾去工商局想把名字也改成“东方红砖厂”,但由于工商局发现这就是百姓砖厂,而百姓砖厂又没有注销,因此就未能变更。但实际上,吕桂花已经将百姓砖厂挂上了“东方红砖厂”的招牌! 吕桂花控制砖厂后,就四处宣称,这个砖厂就是她的,跟邓智萍没有一点关系了,已经转让给她了。吕桂花打着东方红砖厂的名义,还四处去招合作伙伴,在招引新的投资的时候,她也四处宣称这个厂跟邓智萍无关了。 然而,从法律上说,这个砖厂仍然登记在邓智萍的名下,因此,吕桂花经营过程中产生的债务,若从法律上追责,仍要追到邓智萍的身上。 2013年7月,卢家仕将邓智萍诉到法院,诉称:2012年7月11日,砖厂拖欠煤款4.87万元,一直未付。这笔明明是吕桂花经营砖厂所欠下的债务,到了富川期货配资法院,2013年11月1日,法院明知这个厂早已被吕桂花霸占,邓智萍被排除在外,仍是作出判决,让邓智萍、吕桂花共同偿还这笔欠债。 同在2013年7月,另一个煤商丘德兵也向法院起诉拖欠3.7万元(2012年欠下),邓智萍再次做了被告,而且,2013年10月29日,富川法院再次判决邓智萍也承担偿还责任。 就是法院在通知领取这两份判决书的同时,通知公安局将邓智萍带走了。在富川期货配资法院的法官的内心,这砖厂既是邓智萍的,因此需要偿还欠债,又不是邓智萍的,因此拉闸是破坏生产罪。 六、拉闸说理,被诉“破坏生产经营罪” 邓智萍多次找吕桂花协商砖厂下一步运作的问题,但是吕桂花一口咬定她的投资款已经付过了,这砖厂现在就是她的了,跟邓智萍完全无关了,根本没有任何商谈的余地。然而,砖厂欠债却还要邓智萍承担连带责任。 在2013年的1月份,吕桂花未经过砖厂创始人、合伙人邓智萍的商量和同意,就擅自引进四川人钟玲进行合作(公安机关对四川人钟玲的询问笔录有明确反映),与其签订了合同,并对砖厂原有砖窑和设备进行拆除、改建,吕桂花的这种行为属于非常典型的违法行为,违反了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》、《民法通则》的规定!而邓智萍等人就是因为得知了吕桂花未经同意,擅自引进其他合伙人并拆毁原有自己辛辛苦苦建起的砖窑和设备,前往阻止吕桂花违约拆毁砖窑、设备的违法行为的过程,怎么就变成了“破坏生产经营”的犯罪行为了。 邓智萍在无可奈何之下,就和亲属一起去把砖厂的电闸拉掉,要求谈判。而吕桂花根本不谈,而是到公安局去报案,开始报案说邓智萍构成“合同诈骗罪”,经侦队审查认为不构成,后来,吕桂花反复到各级部门上访,还以跳楼要挟,最终2013年11月8日富川期货配资公安局以“破坏生产经营罪”立案,并在邓智萍在法院领取判决书的时候将她逮捕。随后,2014年1月4日,案卷移交检察院。检察院审查不到一个月,就在1月底,将邓智萍以“破坏生产经营罪”起诉到了法院。   以上,就是本案的全部事实经过。我们认为: 1、邓智萍没有破坏生产的行为。2、双方发生经济纠纷,邓智萍要求停工谈判,合情合理合法。3、富川期货配资法院明显在偏袒吕桂花一方,请上级领导明察!4、如果说双方是在合伙,那么,吕桂花排挤邓智萍,拆毁原有砖窑设备,才是真正的破坏生产罪!!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邓智萍家属泣血鸣告于 2014年2月    联系电话:18775134576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4-2-24 14:19 |显示全部帖子
这世道太那个了

期货配资 http://www.bianfuiot.com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或镜像 sitemap 本站联系方式email: Robinluoshuji%yahoo.com (请将邮件地址中的"%"换成"@")

业务合作、不良信息投诉和举报,以及新注册会员审核,均可通过email与我们联系。